图片
新闻分类
文章正文
我在昆明戒毒所强制戒毒的经历
作者:北京戒毒康复中心    发布于:2015-12-21 09:24:0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我的昆明强制隔离戒毒所经历 好不容易戒断了6年后,还是在2006年再一次轮回。原本已经走上正轨的工作和生活开始紊乱,就在轮回的当年,从东莞一家贸易公司出差去浙江嘉兴,一个不小心坐出租车被查出随身携带的一克多海(海洛因)。
      好不容易戒断了6年后,还是在2006年再一次轮回。原本已经走上正轨的工作和生活开始紊乱,就在轮回的当年,从东莞一家贸易公司出差去浙江嘉兴,一个不小心坐出租车被查出随身携带的一克多海(海洛因)。
 
      就在海宁那个检查站,我一下子羞得无地自容,我是贸易公司经理,当时还带着公司的两个美女QC和一个QC主管,看着她们惊讶合不拢的嘴,我跟我的QC主管做了一个简单的交代,时隔6年多后,开启了我马拉松式的戒吸生活。
 
      还好跟这家台资老板6年多,他并没有嫌弃我给他丢脸,在浙江嘉兴戒毒所里还领着老板每个月2500元的生活费。在那种环境下,生活也还算滋润,转眼半年的戒毒期满出所,也是老板给交的4500戒毒费才回到广东东莞。可能是在戒毒所里活动少吧!出来时候我的一只腿开始麻木行动不便,再有就是也没脸去公司上班,就闲在租屋里修养。但老板一直不停的催我去上班,已经说到你就算来公司里坐着玩一天也能领一份薪水给家里吧!也是的,家里还靠我工作养家糊口呢!但上班没半个月,腿好了活动方便了,很快就轮回了。悲催啊!在这里要感谢我的这个好老板!(他对我这么好也不是无缘由的,有机会再表述)
 
      轮回了,这次大家都在注意我、监督我,没办法呆了。跟老板说明情况想回老家去戒断,请了三个月的假,带着老婆坐火车回云南老家。算好一路上的干粮被提前预支,还没到昆明就犯瘾,一下火车带着老婆打的去北站,毕竟多年没在这边混,东西刚到手就被烤住,尼玛!最少你给我压住瘾噻!哎!
 
      记得那个派出所叫白马派出所,离北站那么远怎么都去北站扑人了?在那个状态下什么都不管了,整个人瘾都发撑了,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,怎么问我都不出声,要打要骂要杀随便。那个经办一点办法都没有,不可能零口供把我丢进去吧?也许是个老江湖,也许是他有什么急的私事要处理?看他接听了一个电话有点急。他说你要怎么才想说话,这不是话里有话吗?有门!我说老子瘾发成这样一句话都不想说,想死。其实我也只是报着个幻想而已,没想到幻想马上就实现了。所以说,连想都不敢想,又怎么会实现呢?他比我还快,丢给我一个包子,一个空烟盒,把我手铐退开一只拷在大条凳子上,自觉跑去门口把风。尼玛!做梦都没想过在派出所里追龙还有警察给我把风?那一次,老子真的牛XX去了。
 
      瘾止住了,还是得回到必须面对的现实来。给他做完口供笔录,还想着能否有奇迹发生,请求他给我罚点款把我当做个屁——给放了。这个白马所的警察没回绝也没答应我,一句“我们会考虑你的实际情况酌情处理。”打发我。因为我老婆也是跟着一起过来的,这时候有点精神,叫她去外面给我买点吃的来把肚子填饱了。想着我这一进去老婆孩子怎么办?头开始一圈一圈的大起来,哎!随天吧!谁让我自己作践,从轮回后就预见得到这一天的,前面就是一堆屎还不是得吃下去。

      之后几经周转,被所上拉着去分局审批,当晚暂时羁押在盘龙区戒毒所。当天都有七、八个其他所上送来的,本地的、贵州的都有。都在发瘾还不忘记谈论我们下一步的目的地,后来才知道要留在盘戒也可以,但要保证家里能及时送5000大洋进来,因为在盘戒不用劳动,生活也稍好。但相应的上山去(长坡强戒所)虽有繁重的劳动任务,但山上空间大、人多好玩。而盘戒所听说是一个拘留所还是改为的强戒所,那个空间很小也压抑,还是上山好。
 
      当晚跟老婆最后一次见面,跟她说对不起,现实是这样了,家里的孩子拜托她照顾好,我要半年后才能出来。让她留下一千块钱给我,以后每个月定时给我寄500元。
 
      回到号房里,4月初的昆明春暖乍寒,顾不得半点形象了,随手捡一个破毯子裹在身上卷缩在一个墙角发抖。回想起2016年在浙江嘉兴强戒所时,跟几个云南老乡谈起那个号称全亚洲最大的强制隔离戒毒所(长坡),他们说那个地方好玩会混的跟天堂一样,不懂整、没能力的跟地狱一样恐怖。。。。。。就在这样有点恐惧有点莫名的期待中昏沉睡去。

      第二天天刚亮被一阵吆呼声喊醒,一排七、八个被用铐子穿起来,我在最后一个,除了第一个跟我以外,其他的双手都被烤着。呵呵!还能较方便的点支烟抽上。等我们上车后,又上来三个女烟民,就坐在我们对面。依稀看得出要不是被毒品摧残了,还是有几分姿色哦!哎!烟民的悲惨世界。“大哥给支香烟抽”离我最近的那个女烟民跟我要纸烟,掏出香烟不管男女每人一只,还帮他们把火给点上,打火机早被收去了,上车时跟警察要的火。看着其他几个男烟民开始跟女烟民荤素不分的开起玩笑,嘴角也会偶尔跟着我翘起,但思绪还是飞出车窗外面,在想着我的老婆孩子没有了我生活会怎样艰难。
 
      大约四十多分钟吧!听到其他人说到了,我把头从窗外看去,还没看清楚就一晃而过。下车了,仔细打量一遍,我“魂牵梦绕”长坡还不错,更像一个很大的豪华庄园。两个一个铐子,去一个蛇皮袋子里找自己的鞋子时,才发现我的鞋子更本不在里面。应该是被盘戒的烟民给换了,
 
      “操!"只能随手找一双还能穿上的应付着。“蹲下,双手抱头”开始办理入所手术,后来知道这里叫出入办,是天堂跟地狱的交界地。(文章来源于网络)
脚注信息

      COPYRIGHT @ 2015-2016 北京名仕戒毒医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       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0号  邮编:100039   戒毒咨询电话:13581783097

戒毒关键词:北京戒毒医院|戒毒医院|北京最好的戒毒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