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
新闻分类
文章正文
长期吸食黄皮的人是什么样子的?
作者:北京戒毒康复中心    发布于:2016-01-25 14:17:1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玩黄皮的道友都知道,黄皮走板的时候,三个指头拿住板,食指在板上,中指和大指头在板下。一道走到头了再换个方向接着溜。
      玩黄皮的道友都知道,黄皮走板的时候,三个指头拿住板,食指在板上,中指和大指头在板下。一道走到头了再换个方向接着溜。

      一日,好容易在学校搞到钱,为了尽快的抽上一口,我们几个就一起去了拿货的地方。等取到了货,就进了跟前的公厕,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一片繁荣的吸毒场景。我们几个身上连盒烟都买不起了,没板也没烟。就找了个还算认识的在那正吸的人搭伙,把我们取的货倒他们的板上一起抽,一人打了几道压了压瘾就回学校了。回到宿舍,整好了工具,准备把剩下的解决掉,老波这时候把他的食指伸过来叫我看说,你看这是啥,我晕,明煌煌的一片黄皮沾食指尖的左下侧。我问是怎么回事,老波说刚才和别人搭伙的时候,等烟溜到食指跟前,轻轻的一沾就沾一大块上来了。我说那不烫手啊,他说等黄皮刚准备凝固的时候下手一点也不烫。郁闷,这样也行,看来以后要和不熟悉的人一起玩的时候还真得眼睛放大盯紧了。

      在某县城工作了大半年了,工作进展了不少,我的烟瘾也增长了不少。这天,赶上县城严打,城里所有和毒有关系的人都象是人间蒸发了般无影无踪。连烟房里老太太都不出货了,我象个疯狗一样骑着车到处找人。一直到下午两点,也没找到一口东西。没办法,厚着脸皮就去烟房找老太太,进了屋,老太太在那正一道一道的溜一块有2厘米见圆的黄皮。

      我和老太太说,一天没抽一口了,先匀2个小包包给我。老太太说真的没了,看你难受那样,先抽几口我的压一压,等晚上12点货就送来了。早就等这句话了,接过老太太的板和枪,用衣服把枪上老太太的口水擦了擦,来来回回的就开始溜了。不一会,老太太就在炕上叫了,行了行了,你都抽完了我没法过了。我一边应声说好,一边手下不停的溜着。

      当黄皮走在我食指前面的时候,心里砰砰直跳,一扫眼老太太盯着我呢,我轻轻的把食指按在黄皮上。“烫...”,哪个告诉我一点都不烫的,我要回去打电话臭骂他一顿。食指上沾了人家一块东西后,匆匆又走了一道把板上的烟从新走圆了,才把板和枪还给了老太太。心痛的老太太直说,你抽烟怎么这么快,几道就下去快一半了。我心里说话,那一半在我手指头上呢,我容易嘛,硬是挺着一声不吭的挨烫,还要面带笑容的谢谢你。语无伦次的道了别,回到办公室坐定,拿出板把手指头上沾的货揭了下来。你还真别说,挺大一块东西,看来手上烫起个大泡也是值得的。

      后来和朋友一起说起了这段事,朋友笑我时机掌握的不对,一定要停火以后,在烟凝固前下手,还给我做了示范。下手干净隐蔽,看来是此道中的高手啊,平时估计也没少偷我的。以后一起玩的时候我不让你自己走板了,看你再怎么偷,没想到的事,那家伙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,我帮他走板的时候用烟枪把板上的烟给偷了。高人啊,后来他打开烟枪叫我看,一半东西都在枪里藏着呢。孔老大说过: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。我也想说:唯小人与瘾君子难防也。
脚注信息

      COPYRIGHT @ 2015-2016 北京名仕戒毒医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       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0号  邮编:100039   戒毒咨询电话:13581783097

戒毒关键词:北京戒毒医院|戒毒医院|北京最好的戒毒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