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
新闻分类
文章正文
毒品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
作者:北京名仕自愿戒毒康复中心    发布于:2014-07-11 11:46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我叫王纯(化名),出生在山西晋城的一个农村家庭,家里有三姐妹,上面还有两个姐姐,因为家里没有男丁。从小在父母的互相谩骂声中长大的,我就像是多余的一样.14岁那年,他们终于分开过了,我随了父亲,父亲从小就很冷淡,也不怎么管我,高中还没毕业我就出了社会。到长沙的一家夜总会当了服务员。那时我的工资只有八百块钱,每天看着一些客人成千上万的消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我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。
     我叫王纯(化名),出生在山西晋城的一个农村家庭,家里有三姐妹,上面还有两个姐姐,因为家里没有男丁。从小在父母的互相谩骂声中长大的,我就像是多余的一样.14岁那年,他们终于分开过了,我随了父亲,父亲从小就很冷淡,也不怎么管我,高中还没毕业我就出了社会。到长沙的一家夜总会当了服务员。那时我的工资只有八百块钱,每天看着一些客人成千上万的消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我的心理起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    在那上了几个月的班后我认识了一个在那里一个陪酒的小姐杨琪,她也是湖南人,和我一样大,所以很聊得来。她常跟我天花乱坠地介绍她的工作,说她每天的收入都有千把块,钱来得太容易了,只要陪男人喝酒,唱歌,聊天就可以了,我想着,论长相、论谈吐,还有唱歌她哪点拍马都赶不上我,凭什么她一个晚上赚的钱就比我辛辛苦苦一个月赚的钱都多,我心里彻底失衡了...,很快我和她一样学会了抽烟喝酒,学会了如何向男人撒娇要钱,也学会了吸毒。在一次次的飘飘欲仙后,我沉醉其中,不可自拔。很快手上一点存款全被吸光了,为了筹集毒资,我只能做三陪赚取毒资,有时候一天都要接客十几个。很快我的身体就垮了,想吐吐不出来,吃饭没胃口,睡又睡不好,一米六八的我体重连80斤都不到。经常在陪客人的时候毒瘾发作。最后连客人都不点我了。我从19岁开始吸毒,已经走过了6个屈辱的年头,这6年来我强颜欢笑,活得毫无尊严可言。6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逃脱白粉的控制,我还年轻,才25岁,不想和两个吸毒的朋友那样凄惨的死掉,可它就象长了爪子,掐住了我的喉咙,而且越掐越紧。现在我连卖笑都没有气力了!这两天我在服用晚期癌症病人服用的止痛片,我浑身痛啊....

     在我绝望想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,看到了新闻上的一篇报道,说是现在中国流行一种戒毒方式(中药戒毒),治疗效果也很理想,这个消息燃起了我的戒毒欲望,咨询后就决定去北京名仕自愿戒毒康复中心接受戒毒治疗,没想到这竟是我人生的转折,服用中药了才两天,我就感觉身体比以前轻松了许多,三天后查尿成了阴性。7天我的戒毒症状完全消失了,又继续治疗了15天后,已经完全没有毒品的需求了。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,我再没有去碰毒品的欲望,生活也恢复了正常。我太感谢北京名仕自愿戒毒康复中心了,要不是他们,要不是他们的戒毒中药,也许现在我已经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自生自灭... 
脚注信息

      COPYRIGHT @ 2015-2016 北京名仕戒毒医院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        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0号  邮编:100039   戒毒咨询电话:13581783097

戒毒关键词:北京戒毒医院|戒毒医院|北京最好的戒毒医院